地质学家王了异x鱼August

Rou

雷///慎///入

上一个失效了,把手机倒过来读,往右滑。

失效,看主页

地质学家王子异x鱼August

雷  /   慎  /  入  ,不接受diss

有人看写下篇

http://www.taichangle.com/txtimgs/20180810/20180810094653767.png





暗涌 楔子

一篇长篇黑道异坤,坤坤和子异都有双重身份,有兴趣的话可以慢慢看,提前说明就没有意思啦,假车玩家应该不是清水,没有问题的话就先开始跑一个楔子吧。

  咸腥的海风吹散与天相衔的海平线,蒸汽腾在水面上漫出薄雾,天光洒下来将懒散的金铺在蓝缎上。海鸥鸣嘶着攀上高空,八千米海岸线并不平静,重吨轮船发出巨大轰鸣,靠岸,卸货。

  港口的风穿透身体,比内陆的温度更低,王子异的衣摆游曳在空气中猎猎作响。他站在岸口,戴着蓝牙耳机,薄唇抿成线,深邃的眉眼藏在黑色墨镜之下,线条分明的下颚更冷峻了些。

  王子异的声音并不浑厚,但却低沉稳重,一改平日的温柔,以严肃强硬的态度指挥接线的流程。跟班几乎要被这种雄性荷尔蒙吸引了,这大概就是工作的男人最性感吧。

  王子异并不喜欢被别人跟从着,但还是与人点了点头,笑得温和。跟班不好说话,许是也被这种无明的压迫所震撼,按部就班的报告了这批货的纯度很高,上头非常重视。

  他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王子异的表情,可他就像个千年冰山,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在他这张和善的脸上惊起什么波澜,这种温柔像巨大的陷阱,还带着莫名的疏离。他看不懂这种神情,只觉得很危险,为什么兴义堂要把这种人留在高层。

  毒品的纯度就是金钱,对于面前的这位王哥而言,好像无论纯度多少,他都一样……厌恶。

  王子异自然是不知道跟班能在身后浮想联翩这么多,他的视线被一个身影突然吸引。

  那个人在一群大汉中间非常显眼,他的肩膀近乎单薄,稍长的碎发垂在眼睑上,同黑凤翎般的睫毛交在一起仿佛这就能遮掩住那漂亮又狡黠的眼睛。

  跟班是个眼尖的小生,见王哥起了异样,立即不迭的搭上话。
“王哥见过那个人?”

  王子异的心头不由一紧,有些事就已经变味了。
  “没有,他是谁?”

  “蔡家公子,不过也是惨,全家就活了一个。”

  王子异没什么表情,政界蔡家出事他也听说过,小公子还干得了这个?“嗯,他接线?”

  “接。您别看他长得矜贵,办事狠着呢,什么都干,升得老快,上面都怕他…”

  “干什么狠?”

  “火拼啊。”跟班声音突然压低了不少,颤颤巍巍的好像很畏惧,“兴义堂的杀人机器。”

  王子异摘了墨镜,目送蔡家小公子进了船舱,酝酿良久留下一句:“我以后只跟他接线。”

  跟班心里一跳,只觉得局势就像是头顶的天——集云密布,风雨欲来。

纹身贴

  后台光线不算明亮,昏黄灯光柔和了轮廓,棱角分明的颌骨隐在暗角,两人的发梢落在相蹭的肩头搅在一起。

  王子异终于帮蔡徐坤贴好了拉链纹身贴,脖颈处却传来温热的触感,颈间的温度腾着潮红喷洒在颈侧,麦色肌肤上渗出细密的汗液,浸湿了衣领透出肉体本色,喉间不安分地轻动咽下干涩,慌乱的垂下眼眸却落入他眼底,蔡徐坤离他实在是…太近了。

  老实人觉得不ok,王子异在没有上台之前已经大汗淋漓。蔡徐坤实在是太魔鬼了,三言两语就能撩拨的人颠三倒四,然后捂着小嘴巴笑得像个奶猫。王老实人还偏拿他没办法。

  其实蔡徐坤也有点小洁癖,在高中同其他男孩一起在校队打篮球的时候从不同别人共用毛巾,也不会交换球衣。少汗的他受不了酸臭的体汗味,但对于王子异这种流汗体质,怎么看…好像都很性感啊。

  蔡徐坤长得真的很漂亮。睫毛纤长细密的轻扫着偏不阖上那一眼就惊心动魄的眸子,弯起漂亮的弧线将精明狡黠都藏在眼尾,温柔如暖风入夜溢在眼底煽起一层薄薄的水光。

  蔡徐坤勾起唇角,指尖从王子异的颈间锁骨攀上了耳根,指腹磨着肌肤轻点了几下,被蔡徐坤摸过的地方像火烧过燎原,烫的胸膛起伏都悠长。

 
  果不其然,蔡徐坤轻笑着好像不安分的手指不是他的,一边落下视线从耳垂滑至王子异的唇上,小恶魔眯了眯眼睛倾身靠在老实人耳边哑着声响,猫爪似的在心头落下痕迹,“对子异来说最重要的是ISEE吧?我帮你贴在这里,好不好…”

  王子异咬紧了牙冠将不合时宜的想法碎在齿骨中,不觉扬起脖颈深呼着气息,最终还是敌不过,抬手抚上蔡徐坤的脖颈将他拉进,额头相抵蹭上他的鼻翼。

  还有十分钟上台…第一次觉得坤坤的靠近是种负担,几乎让人无法呼吸,“对坤来说,最重要的是什么?”王子异鬼迷心窍的脱口问出,暗自心头里嘲笑着,其实心里早有答案不是吗,不然也不会在他脑子里的c位里毫不犹豫的填IKUN。

  他自然知道什么对于蔡徐坤来说才最重要。他们是多么默契,默契到过于互相了解,偶尔也显得有点残忍。

  可蔡徐坤的存在总是让人始料未及又不可抗拒。

  王子异的手指被人牵着来到脖颈上,肌肤蹭在指腹上连心脏都柔软起来,指尖滑至突起的小骨顺着喉结向下是一条黑色拉链的纹身贴。

  蔡徐坤扬起脖颈将柔和的线条勾出弧线,饱满的唇瓣轻轻上扬溢出暗示,后仰的颈让声音更磁性慵懒,喉结也跟着上下轻动,他对王子异说,“摸到,就是你的。”

  王子异强劲的手臂揽上蔡徐坤的腰用力拥进怀里,深吸一口那人身上的味道,压在他的小坤耳边低着声音,若有似无的轻叹,“现在我把它拉起来,我们上台吧。”

  临走之前王子异还忙着帮小队长整理耳麦,结果这小祖宗就已经不干了,
 

  “子异,我好热……”
  “子异,我不想穿外套啦,南京怎么这么热。”

  老实人没辙,只好停下手下的活又偷偷趁着灯光还暗,掌心抚上蔡徐坤的背,一下下的安抚着,
  “再忍忍就结束了。”
 

  王少爷活像个大奶爸,灯光一亮蔡徐坤立刻变了个人,前脚踏上前台楼梯,手却偷偷拽上王子异的衣摆,经过老实人耳边时候轻快的说,
  “既然是你给我贴上的来了纹身贴,记得帮我擦掉。”

————

梗来源微博@你们最近是在交往吧(已授权)

持续更新异坤小甜文,七月写长篇,有兴趣可以pick我一下x我们的宗旨是:1k is rio

另外,没抢到费加罗的摸摸头,我也没有抢到呢:)给你们小甜饼安慰一下(也顺便安抚自己555)

温泉

异坤

 

  王子异第一次见蔡徐坤的时候也未曾预料。

 

  见面会如期结束,二十五六度的大热天里居然组织了泡温泉,王子异早对温泉活血化瘀有所耳闻,不知有没有作用,舒缓疲劳也算是福利了。

 

  蔡徐坤对这类集体活动似乎一直都有感兴趣,一行人换好浴袍淌进不同的池子里。他说要检查这段时间王同学有没有好好锻炼,自然是和子异一组。

 

  王子异其实没有少爷脾气,但好歹真是个少爷,泡惯了私家浴池忽然被丢进公共温泉里怎么说心里都有点不对劲。

 

  雾气氤氲,水沸且清。腾在水面上的温热悉数涌进眼底凝成暖流,酸涩的眼眶也倏得柔润下来,池水上飘着几盏清酒,看得有些不真切了。

 

  王子异望得正出神,眼前一道雾霭般的水气被神子拨开,说他是阿波罗的孩子一点都不为过,那人在舞台上闪着光亮,聚千万宠爱于一身,天生的王者,就算是公司里上了年纪的前辈也会说,这就是硬核偶像啊。

 

  少年介于男人之间青涩的身体已经有了明显的线条,黑发乖顺的贴在颈部,蒸汽在尾梢凝成水滴沿着一段白皙落进衣领,异常的高温让呼吸都缓重起来,那人袍下胸膛起伏,一道蔓延而下的沟壑若隐若现。

 

  王子异听见心脏闷在腔膛里沉重的鼓动,一副振聋发聩的架势,太阳穴也突突直跳,嗓口紧得干涩,只好用力咽下唾液湿润喉道。

 

  蔡徐坤看了过来,眸间还是狡黠的温柔。这老实人是怎么想的啊,难道不会游泳怕淹死?许是不同寻常的高温,笑意还带着一股慵懒戏谑。撩起衣袍迈出一条腿踏进汤池里。

 

  老实人从没觉得坤坤的皮肤晃得眼疼,恰到好处的弧线拢在脚踝处荡开水波。大脑还在放空就被人强行拉回现实,“哎,我说王子异你没意思啊,不就是身材比我好吗,怎么还裹着不下来了?”

 

  热气紧缚在皮肤上刺着神经加速兴奋,OK,我就不应该跟他进一个池子,我希望你冷静点吧bro,王子异恨不得双手合十的给自己催眠。

  顺着蔡徐坤的步调滑进离他还有很远的池里,一个不经意抬眸间撞进眼底心脏猛地一收似乎还有些疼。随即左右躲闪着心虚的安放好眼神,取一碟清酒灌进喉里,烧起胸膛一片灼烧的热,引得小腹发烫。

 

  从没见过他这样,盯着王子异微红的耳尖,蔡徐坤心头的小魔鬼恶意大起偏要上前捉弄一番,反正热闹不嫌事大已经悄摸靠近着步子,指尖触上了老实人的衣带。

 

  王子异一惊, 哑着糙得不像话的嗓子压在人耳边也只有无奈,“你干嘛啊?”

  蔡徐坤薄唇抿成饱满的弧线笑得更愉悦了,手里的动作更是熟稔,粉红的唇瓣熏在烟雾里微微张开,唇齿清晰的咬着字句掺着半热的气流抵进耳里,

“Do me.”

 

  大脑懵的巨响,来不及警铃大作早就乱成一团,汩汩流水从泉口浇在脚背上,瞳径倏得放大,电打似的潮热冒上耳尖浑身都泛出红。耳边的始作俑者已经抱着肚子笑倒,一边断续的假惺惺夸赞,“子异你怎么这么可爱啊。”

 

  王子异咬了咬嘴唇,就势捞起人按在岸边上,双手伸进敞开衣领里不依不就得挠着,垂下发梢同他鼻翼相拥,唇角收不住笑意就任它扬着,嘴里说出了那人的似曾相识,“你撩我?!蔡徐坤你对得起我吗?”

 

  “不了不了,不玩了。王子异你过分,诶哟,子异哥哥?别跟我计较啊。”小玫瑰笑得从耳根到脸颊都泛上微红,眼尾也含着点星子的水光,两手捂着肚子作势要跑。

 

  王子异终是耐不住心头一阵暴躁,抓住他的后领连人带袍的扯了回来,神经敏感的捕捉巴多按的味道,嗅在他颈间的鼻尖蹭着发根,末了覆上柔软吻着细腻的颈肤。“我怎么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没想过你是这种人呢?”

 

  “那再来一次呢?”蔡徐坤仰躺着看他的男朋友。

 

  “我会说,hey bro 我是Boogie王子异,我可能…有点喜欢你吧。”

 
————
长期更新1k小甜文,大概会做总结。七月开长篇,喜欢的话可以……关注一下?(咳)